天氣壹天天冷起來。壹到夜晚

天氣壹天天冷起來。壹到夜晚,空氣似會刺進骨頭,讓我想到長沙的冬天。那些陰雨綿綿不見天日的時日,讓人對溫暖陽光異常渴望。於是在這邊時常窩在草地曬太陽,小心翼翼的,疏忽壹次便曬傷皮膚。偶爾想起從前的是是非非,快樂和悲傷都無足輕重的日子,如做夢壹般。記憶中他們和她們的臉,線條清晰,似乎下壹秒鐘就會出現表情動起來,處在鏡子裏的世界壹般,觸手可得,卻永遠碰不到了。

和好友聊天,他溫暖地說,好久不見。只是妳回來之後,還是妳嗎。我回答得心虛而信誓旦旦,當然。

起床,拉開窗簾,陽光灑滿城市的每個角落,溫暖而明朗。風很輕,從玻璃門的縫隙吹到腳背上。在學校cafeteria接到工,偷望,他笑得像個孩子。走到街道,突然覺得世界如此寬廣。

學期結束,時間陡然多出來壹大把。在家玩Video game,上網聯機遊戲,矯情的堅強慢慢消失不見。我開始明白它的真正含義。

爸爸說,快上網吧,我多想看看妳。

再見了,今夜尚存的我的心

決心放下了,這是我為你想的最後一個夜了,過了今晚的我或許真的不是我了。我沒有了當初遇見的時的傲氣了,其實你說的很對,我說過做到的都做不到施政樂
沒什麼好留戀的了,我抹去內心的最後一份的思念,願它隨風飄零在冬的夜空。我知道太多的欺騙,沒有說好永遠的不變,本以為不會感動的心因你的觸碰而動盪,本以為不會凋零的花因風的輕撫而消盡。萬物都是脆弱的,易碎的,世間不存在永恆,那隻是愚蠢的編織出來的善意的謊言。真的,時間會使人忘記一切,沒有什麼不屬於時間,就連太陽遲早都會熄滅,何況渺小的我,何況我渺小的思念。
  夜是什麼顏色的?是深紫色的憂鬱?是淡咖啡的思念?我無法用心去看世界。是我太傻,太幼稚,太容易被欺騙,一切的錯都歸於我,或許我應該放下我的多愁善感,我的優柔寡斷,去向太陽奔跑,像夸父一樣追逐心中理想的世界。但我做不到,那會是孤獨的,我從來就害怕一個人,但我從來都是一個人,能相信的真的只有自己,僅僅只是自己。
我有選擇離開的權利,任憑他們的冷言冷語刺穿那單薄的背影。別再算上我了,我決定放下了,我會變回原來的我,用憂鬱的眼光看著這冷酷的人間施政樂。忘了我罷,其實我本就不屬於這裡,現在也許是時候該回去了,回到那個只屬於我的世界,雖小猶大的方寸空間。
別理會了,那些雜言雜語只是粗鄙的表現,回到我的無情去,回歸那最初的原點,磨棱那為你變好的脾氣,澆滅那為你存在的傲氣,過了今夜,我又將失去靈魂,失去該有的不該有的感覺。
是你教會我心痛的感覺,讓我第一次覺得有東西在我胸腔裡跳躍,那是從未有過的欣喜的感覺。
這是最後的一個夜,對於現在的我來說,即將會泯滅,明天的我是真的我,或許更虛偽,或許更憂鬱,總之這是屬於的最後的一個夜。可惜的是今夜無月,看不清清幽的光透過輕紗似的窗,我承認了,承認真的只有失去時才會珍惜,可惜醒悟的真的是太晚太晚。
你已經看不懂我了,無法再透過我的眼去窺探我的心。我平身第一次去回憶,回憶過往的點點滴滴,這是在是太糟糕了,我又多了一些無用的感情。
人生太過平庸,像一隻終生沉在湖底的魚,打著圈兒冒著泡兒,從沒想過未來的阻險。這是浸濕在風裡的我的悲哀,我的失敗,這都是我的罪,說不清是前世的還是今生的哀怨。
忘掉一個人並不難,只要抹殺掉關於她的思念,做回一個無情的人,從此平庸的活在這個與我相似的空間。桌角還放著那封寫了一半的信,信上的筆記在哭泣,在戰栗。
這是我最後一夜的思念了,明天我的記憶裡將沒有你,就像一個普通的過客那樣的忘了你,再見了,今夜尚存的我的心施政樂

1